X

法基園地

法基園地 > 法基講古 > 法基講古之我有陰陽眼的日子(七)

法基講古之我有陰陽眼的日子(七)

發表於 2020年07月27日 / 01:04
分類:法基講古
【那靈體想穿過我太太的身體....】


 
 
法基講古之我有陰陽眼的日子(七)
 
【那靈體想穿過我太太的身體....】
 
自從做了手術經過了瀕死現象,身體開始發生古怪的情況,我疑似打開了陰陽眼。但這種「見鬼」現象又不似是和我身體共生存在,經過我留意及分析,每一次我快要看到靈界物體的時候,首先是會發生殘像現象,然後便會開始看到非人間界的東西,包括光點,黑影,不正常的物理現象(例如看到樹影可以高速搜畫一樣快速彷動),這些情況不論日間或晚間都會突然出現,完全無任何先兆,但有一個共通性就是雙眼是會先看到有殘像。
 
那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故,醫院檢查後的結果,和我朋友們分享後大家也覺得極之奇怪,因為我的一班朋友也是研究超自然現象的,但也從來沒有聽過有我這種「見鬼」現象。
 
第二晚我的朋友卓飛和Chris打算開車叫我再走一次那條村徑,看看有沒有再見到怪現象。我們由家中出發,車子沿著我們走的村徑駛去。
 
「師叔,有沒有看到甚麼?」卓飛問。
 
「沒有,甚麼也沒有。」我說。
 
車子行駛了一會,到達了昨晚我看到很多靈光點的地方。
 
「還有沒有看到甚麼?」卓飛問。
 
「沒有,甚麼也沒有,和我們平常沒有分別。」我說。
 
再逗留了一會兒我也沒有看到甚麼,於是我們便打道回府。兩位朋友及太太覺得有機會可能只是我眼花,或者是受到藥物,又或者是燈光等等影響而看到的異像。
 
如果單說看到光點現象還可以有解釋,但我無法解釋是為甚麼我當晚會看到樹下有一個人影如紙一樣滑下?如果這也是我眼花,為甚麼我會看到樹影會發生有如快速搜畫幾倍速的仿動?這個仿動是完全超過物理常識的。
 
但當其時我未有太肯定,我也有想過是否真的自己看錯了,而太太及朋友也有懷疑我可能健康上影響了視覺,或者精神上有點不太好,但有一點我肯定是我沒有發瘋。
 
又到第三晚,眾人提議今次用走的再試一下,於是我們又再出發行走那條村徑。最初三份之一的行程大家還有說有笑,我也沒有看到甚麼。但出了村口向另一條村徑行走的時候,我的雙眼又開始看到殘像。
 
我搖了一搖頭部,再合上雙眼一會,嘗試測試一下是否自己的精神或眼部有問題,但看到的殘像越來越清楚,說到這兒我必要詳細說一說我所看到的殘像有何古怪。
 
這些殘像並非我看到全部景物都有重影,很奇怪地只會對實物及死物有反應,對植物及動物是正常的。例如我看到前面有一個人,一棵樹及一支燈柱,但我只會看到燈柱有重影,人及樹是正常的,這種極度奇怪的視覺我真是難以用文字去形容的。
 
話說回頭,當時我看到的景物重影越來越清晰,然後又再開始見到有靈光點出現,只不過今次靈光點出現的數量比第一次看到較少。
 
「看!又來了,我又看到有靈光點了。」我說。
 
但在朋友及太太眼中,當然是甚麼也看不到呢。
 
「還有沒有看到甚麼?」Chris問。
 
「暫時沒有,只有光點,不過慢慢也減小了。」我說。
 
「那些光點可能是靈界來的,因為有些村民說這條村徑多多小小都會有點朋友仔存在。」其中一位同行的女鄰居說。
 
那倒又是,這條村徑雖然算是開陽及多人進出,也是在人工河道旁,但未開發前應是有不少山墳或樹林,故此有一些「土地」或「地縳靈」仍然存在也不出奇。
 
靈光點慢慢地在我眼前消散,我又回復了正常視覺,跟著我們便繼續行程,直走到村徑的盡頭,我的朋友Chris在順便測試航空機,而我和卓飛則再深入行往小路看看可否看到更古怪的東西,可惜是無功而回。
 
正當眾人在聊天,我在四處張望的時候,我看到河道的另一邊有一棵芭蕉樹,樹身好像有一塊薄紗,尤如水母一樣在輕輕飄著,那種「飄」的情況,就似是CG人工劃出來的輕盈感,和現實上微風吹起有點不同。而這塊「薄紗」在芭蕉樹上一出一入的飄著,似是向人招手一樣。
 
由於相隔較遠,我無法用手機的背上的閃光電筒照過去,於是我叫Chris搖控航拍機飛過去,照射一下我看到的真的是一塊薄紗布,或真的是鬼。
 
當航拍機的燈光照上前的一煞那,那塊布不見了,而航拍機照射出來的景物只是一棵芭蕉樹,沒有其他了。
 
「你看到有東西嗎?」Chris問。
 
「沒了,剛才我好像看到有一塊薄紗布掛在樹上,可能我看錯吧。」我說。
 
我並沒有太詳細說我看到甚麼,因為我當時在想我是否真的瘋了?開始有幻覺?
 
逗留了一會我們便回程,一路上也沒有再看到甚麼,正當我以為今晚不會再看到甚麼東西的時候,突然間我雙眼又再看到殘像,這次不是慢慢清晰化,而是很快速的已變成清晰,就在此時我感到背後有一陣涼涼的感覺。(正常我們修法之人如感到有靈界在附近,是會發熱不會發涼,這個反常情況之後的集數再解釋)
 
這個時候,我眼尾看到行人路上有「人」經過,當時我的位置是眾人之中走最尾的,和我太太的距離大約有三架車位,而這個「人」是頭戴單車帽,身穿運動單車服,他在我旁邊時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恍似知道我看到它一樣,只不過我無法看清楚它的容貌,感到尤如用馬賽克模糊了「它」形象,我只感覺到它在看著我,那種雙方對望的毛骨悚然突然感覺,即使你是師傅都被嚇了一跳!它望了我一眼之後,便繼續緩步「跑」向太太的方向。
 
「喂!老婆!馬上走出行人路!馬上!」
 
我不斷用力地揮手示意要馬上離開行人路,太太看到我的手勢,也馬上離開了行人路,在千鈞一發之間避開了那個「人」穿過她的身體。
 
「怎麼了?又看到鬼了?」Chris問。
 
「沒有沒有,我怕太太踏狗屎罷了,哈哈哈。」我說。
 
其實這個恐怖的畫面我實在不敢開口,因為真是太誇張,但事實上我又真是見到這麼誇張的畫面,我怕他們以為我真是瘋了,所以一直到回家都沒有作聲。
 
回家後,太太問我為甚麼要大叫我離開行人路,我將情況一五一十向她說出,太太也回應說。
 
「難怪當時我感到背後有點毛毛的感覺,你這樣一叫我馬上自然反應離開行人路了。」
 
古怪的事並沒有停下,即使不在香港也繼續,就是發生在我和太太及兒子的名古屋之旅....
 
下回續。(逢星期一連載)
 
<陰陽眼小知識>
有時候你在街上走著,突然有一股毛毛的,冰凍的感覺出現,有可能是被靈體穿過你身體,發生的時間在晚間,長廊,梯間會較多,日間會較少。因為靈體本身是一股負能量,有一些靈體不懂或無必要迴避我們凡人,當它們穿過我們身上的時候,那股負能量就如冰水一樣進入我們身體內,我們會即時感到冰凍,那種寒意是由心中寒出來,和冬天的凍感是兩回事。大多數人會在被穿過時受到一會兒影響,但有一些本人氣牆較差的人,就可能會病,或者暈眩,甚至有的會大發脾氣或突然情緒低落等等,始終這些是負能量,多多小小都會對人有影響。
 
但如對修法的人士則可能不同,因為有法護身,遇上有靈體想穿過你身體,一般來說會自動架起「保護罩」,也即發熱,通常靈體都會因為這股正能量被彈開的,但太多數都已在某一定的範圍之下自動讓路了。
 
 
司徒法基師傅(法基師叔)
 
2020年7月
 
原文網址: 法基講古之我有陰陽眼的日子(七):
http://www.masterszetoken.com/fatworld/detail/55
 
法基講古之我有陰陽眼的日子(六):
http://www.masterszetoken.com/fatworld/detail/54

 
 
No comment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