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法基園地

法基園地 > 法基講古 > 法基講古之我有陰陽眼的日子(二)

法基講古之我有陰陽眼的日子(二)

發表於 2020年06月22日 / 17:38
分類:法基講古
第二晚我又再聽到對面房間傳來敲打聲,於是我探頭出去看看對面床位的病人是否有問題。
法基講古之我有陰陽眼的日子(二)
 
第二晚我又再聽到對面房間傳來敲打聲,於是我探頭出去看看對面床位的病人是否有問題。
 
殊不知探頭出去一看,聲音馬上已消失,房間留下的只有微弱的冷氣機風扇運轉聲。見不到也聽不到有任何古怪,於是我唯有回到房內。但不消一分鐘那陣敲打聲又響起來,於是我再回頭看看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很奇怪地聲音又再次消失,當時我仍未覺得是「撞鬼」,心中想可能是有一些器材發出的聲音吧,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走出房間扮作去洗手間(因為發出聲音那一間房是在洗手間旁),行過去細心聽一下是否有古怪。但聽到的是....
 
「覺~~豬...覺~~~豬...」的鼻軒聲,並沒有任何敲打聲。
 
我再看看洗手間內有一部清洗機,心中想可能是這部機運作產生的聲音吧,也有可能是這個病人真是精神有問題呢,之後我便回房間睡覺了。
(不過當時沒有想到,就算是那個清洗機發出聲音,也不會懂我一走出房便停,回到房內便起動吧?)
 
到了第三晚,房間已關了燈一段時間,我正在床上插著耳機看電視,忽然間那些敲打聲又來了,我拿下了耳機再細心聽,的確是在斜對面的房間傳出來,於是我便下床走出房間看看發生甚麼事。(其實當時我應要奇怪,我聽著耳機為甚麼仍可以清楚聽到有人敲打東西?只能說是那聲音直接入了我腦中。)
 
一如以往,出了房間後敲打聲完全消失,這個時候我本來想按鐘呼叫姑娘入來看看發生甚麼事,但細心一想為甚麼這麼大聲同一間大房的其他床上病人聽不到?(當時房間是全滿的,我記得是四或五個人在內),我的房間就在護士站旁邊,這麼大聲理應出面會聽到,為甚麼沒有護士入來看個究竟?
 
想了一會我打消了這個念頭,聲音也沒有再出現,我沒有再多想便回到房間,拿了水杯打算出外面的水機裝水,可能喝一杯暖水會清醒一點吧!(水機就在我房門出面)
 
我出了房間,護士站了起來看看是誰,我向護士示意只是出來裝水,護士們明白後便座下繼續工作。
 
裝了水後我回頭一看,走廊上突然多了一個人,他是一個男性,穿著長衫短褲拖鞋,我只看到他背面,回想起來他的輪廓是有點糢糊,但當時我忘了曾見過鬼的那種感覺就是如此。也沒有細心想過為甚麼這個男人經過,沒有護士問他去那兒,當時也是過了探病時間。
 
那時我以為他只是其中一間大房內的病人(因為同層有很多大房間),他打算去走廊最尾的休息處坐坐(在那一層的盡頭是有一個小廳放了很多椅子作探病人士或病人休息用),我也沒有在意是人是鬼了,喝了一口暖水後,我也慢慢向著走廊尾段的休息處行過去伸展一下(因為睡了一天床真是腳都麻了)。
 
前面那位男士在我起步前已消失於我視線內,我向著走廊尾段行去,到達休息處的時候郤沒有看到任何人,剛才的男士並沒有在這兒。因為休息處是有一部電梯的,我以為那位男士是搭了那部電梯離開了。
 
但事後我得知,那部電梯到了晚上是會鎖著的,消防樓梯門也不能打開的....那麼...那男士到底去了哪兒?
 
到了第四晚,那一天我做了很多檢查後有點倦,黃昏的時候吃了太太買來的小食便睡了。
 
本來我可以睡到天明的,但是在半夜中我又被那些敲打聲吵聲了!好夢當中被吵聲,換了是你也會火起三丈,我下了床,怒氣沖沖打開了布簾!打算真的過去「蝦餃燒賣」那「精神病人」。聲音再次消失是必定發生了,但更離奇是...
 
那間房的布簾已打開,病人已經在我睡眠的時段內出院了。(醫院是可以在晚間出院的,你在會計放工前付款了,或者是一早已由保險先預支便可)
 
此時我的頭上滿是問號,開始覺得不應該會發生的事,有可能正發生在我身上。回想起來心中存著懷著很多不解的問題,話雖這樣,也難敵睡魔召喚。於是我又再返回床上入睡了。
 
就在半夢半醒之間,我感覺到床尾有一股重量,於是我用半開合的眼看看床尾發生甚麼事,居然看到床尾似是有一個「人」想爬上來,為甚麼說是「人」呢?因為我覺得它是一個人形物體,是男是女是大人或小朋友我無法形容。
 
這個黑色物體想一拐一拐的爬上來,但當時我的身體忽然間是動彈不得,有如鬼壓床一樣的情況.....
 
下回續。(逢星期一連載)
 
法基師叔
 
No comment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