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法基園地

法基園地 > 法基講古 > 法基講古-凌晨三點三(六)

法基講古-凌晨三點三(六)

發表於 2017年06月07日 / 11:10
分類:法基講古
上回提要:
發生了諸多怪事, 金兒決定將巴利催眠, 利用他的意識進入鬼屋內找尋鬧鬼的根源……
法基講古-凌晨三點三(六)
 
好多人私信我要求結局, 好~! 就放出來吧~
 
上回提要:
發生了諸多怪事, 金兒決定將巴利催眠, 利用他的意識進入鬼屋內找尋鬧鬼的根源……
*********************************************
 
 
“巴利, 你到了大宅嗎?” 金兒問
 
“到了, 我在大門口, 要推門入去…有一道感覺引渡我方向.” 巴利似是受到一股力量引渡前去謎團的中心.
 
“是那廚房通往地下室門口, 我推門, 入去了….下了樓階, 很暗…” 巴利說.
 
“那…你還看到甚麼? 這力量要帶你到甚麼地方?” 金兒問.
 
“是…一角, 是一面牆, 在下面, 有暗格…我打開了它…有一個木盒…”巴利說.
 
“木盒? 是甚麼木盒? 可以打開嗎? 有甚麼?  金兒問.
 
“可以..我打開了它, 有一張紙, 似是地契約…”巴利說.
 
“那可以看到上面寫甚麼嗎?”金兒問.
 
“1767年…”巴利答.
 
“你可用手寫出契約內容嗎?”
 
金兒遞了一本簿和筆給巴利. 巴利拿起來就寫, 手法有如握羽毛筆一樣. 雜亂的字多得看不懂, 但有一個人名就很清楚的寫在紙上, 是一個名為 “強尼.卡佛” 的名字.
 
“這個是契約的名字簽署..我很累了.” 巴利說.
 
金兒覺得足夠了, 為免有上一次危險, 金兒將巴利由催眠中帶回現實.
 
“強尼.卡佛….我們就從這一點去追查吧!” 金兒說.
 
整件事總算有一點頭緒, 最起碼他們是知道有一位叫強尼.卡佛的人和這大屋有關, 第二天, 他們分頭到歷史館, 圖書館等地方翻查森馬威大屋土地及歷史資料, 也在找有否一位叫 強尼.卡佛的人物.
 
經過一番調查, 巴利找到這位叫強尼.卡佛的人, 是一位在18世紀未探險家, 也是殖民時期的一位重要人物, 他最受人記念的成就, 就是當時調解了兩個印弟安部落的紛爭, 兩族族長為了答謝他, 便將一大片土地贈于他及子孫. 而森馬威大屋第一期也在此時建起來. 可是現實上資料記載從沒有這一份文件出現, 以致強尼.卡佛的後人沒有這土地的擁有權, 一直在爭議中, 及後強尼.卡佛的後人再沒追究, 從此這無頭公案也暫告一段落.
 
“那…是否命運要爸爸你代強尼卡佛找這個地契啊?”金兒說.
 
“我也不知, 我本來從不相信鬼神之說, 但今次我親身體會過, 不管如何, 似是有某力量引渡我去追尋, 不如我們明天就去看看有沒有這份屋契. 起碼做了我們想了解的事.”巴利說.
 
三人曾在這鬼大屋受過驚嚇, 也在十五十六到底應不應去, 但人的好奇心往往勝過一切, 金兒他們覺得行到這一步, 沒有理由現在才放棄, 怎都要解開這個謎團, 所以他們三人都同意再度向這間鬼屋探索.
 
第二天早上, 三人駕車到達森馬威大屋, 巴利憑著催眠的記憶, 帶著二人到達地下室.
 
“我沒有記錯是這樣子的牆壁, 但位置…”巴利一時都想不起來位置.
 
三人在地下室中摸索, 巴利在一邊大叫:
 
“找到了! 是這塊石, 我記得是這兒! 這石磚可移動的!”
 
巴利小心地移開了石磚, 那暗格只有一個小木盒大小, 他伸手進內找尋找. 大家都滿懷喜歡以為真正可解開謎團, 並還了強尼卡佛家族的一個清白.
 
“啊…沒有…沒有任東西.”巴利摸不到任何東西.
 
“沒有? 我看看!” 雷森跪下來用電筒照射入去暗格. 內面郤是只有一個空間, 沒有任何東西.
 
大家正在洩氣時, 金兒突然想起一件事.
 
“對了! 當年我在屋中找到森馬威大屋的原始藍圖的!! 也是有一個印弟安模樣的裝飾夾在一起! 就在二樓我原主人房中的衣柜暗格上! 我們去找找看, 看可否在藍圖中看到有沒有其他暗格?”
 
三人一同上到二樓, 金兒原來的主人房.
 
“怎麼沒有了?”曾經金兒十分肯定藏在這兒的藍圖, 今天郤不翼而飛.
 
“沒可能, 我肯定當年我看過後, 是放回原處的!”金兒說.
 
又再一次的失望, 三人又再回到地下室細心找尋, 但並沒有再發現, 而那暗格也沒有其他機關.
 
“沒可能, 我堅信一定在這兒的! 否則這間屋的精神不可能引渡我來這位置的!”
 
巴利似是十分不忿, 但奈何三人找了大半天, 都找不到.
 
天色已黑了, 金兒和雷森搭著巴利說:
 
“爸爸, 算了吧, 我們要做的都做了, 我不想再糾纏下去了, 收手吧.”
 
巴利雖然仍想繼續, 但細心一想, 孩子們的說法無不沒有道理, 因為催眠中已明確指示當年地契收藏處, 但現實上可能早已給人取走或毀滅, 如要再花心機下去, 可能一世都無法知道地契真正下落, 況且這有如大海撈針, 如真是存在, 老早都已出現, 加上強尼卡佛的子孫都應有試過努力, 後來才放棄的.
 
三人心靈上都有一個共識, 是時候要放手了, 他們三人一同步出大屋, 坐上了車子離去, 離去前巴利回望了森馬威大屋一眼, 他感覺到大屋似是有一股失落, 本來以為可以沈冤得雪, 如今又要回復原狀謎局中. 巴利只能無奈放棄. 三人也發現這間屋令他們損失了太多, 也發誓無論發生甚麼事也好, 從此都不再回去.
 
“對不起…森馬威…強尼卡佛” 這是巴利在臨走前在屋前聲最後說的一段話.
 
森馬威大屋自此便又成了一間空置的大屋, 在湖邊孤獨的存活.
 
直至1988年, 長期空置的森馬威大屋, 受到連續性的閃電攻擊, 由於屋中是木造為主, 閃電擊中後發生大火, 即使在狂風暴雨中, 雷火仍是燒得十分旺盛, 彷彿要淨化這間大屋一樣. 不過鎮上郤無一人願意去拯救.
 
大火就這樣燒了一夜, 森馬威大屋今天已只淨下原有的壁爐, 和一些地基的殘骸, 往日的陰森似是不見了, 但在夜裏單看這些殘骸, 仍是感到一陣寒意.
 
到底地契是否存在? 那鬼魂是否強尼卡佛本人? 他們後人因何放棄爭取土地擁有權? 當年的族長是否真的有割地給他? 這間大屋既要人幫手, 為何仍要折磨每一個入住的人?
 
這一切一切, 都如那一場大火一樣, 永永遠遠封印在我們的世界中.
 
No comment yet.